金魚

喜歡三和,櫂
主食:三和櫂,櫂三和
目前嘗試自耕,有很多不成熟作品,請斟酌觀看

活動宣傳

抱歉不是填坑。
宣傳一下在4月14星期六於澳門大學E31舉辦的同人祭——樱卉祭
活動詳情轉自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g/umacs111/posts/?ref=page_internal

第三屆 桜卉祭
[簡介]
本年度 4月14日 於澳門大學將會由舉辦 澳門大學 動漫研究會 主辦 名為"桜卉祭" 的 動漫文化祭活動 ,並且延續以往的漫研精神,為大家舉辦一個更貼地的同人祭。

同人攤檔現正招收中!
Cosplayer 預先在線上登記可享免費入場的優惠!
同人攤檔申請於3月31日前結束,而後者則於4月10日前結束申請,有興趣的朋友 記得預早報名申請

桜卉祭 - 同人攤位守則:
https://drive.google.com/open…

桜卉祭 - 同人攤位組織申請表:
https://goo.gl/forms/u8E1NfANPftYgXCH2

桜卉祭 - 角色扮演者守則:
https://drive.google.com/open…

桜卉祭 - 角色扮演者申請表:
https://goo.gl/forms/hXewu0enDwy0pwoI2

如有任何疑問,可隨時電郵至umacs111@gmail.com或在 澳門大學動漫研究會(umacs) Facebook專頁 聯絡本會。


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看到。


短篇合集 1

把之前的段子整理了一下,總共有三篇。主CP仍然是三和櫂吧……好吧,其實我已經分不清了,還請斟酌觀看。




***




盛夏 
時間:一期








正值盛夏時分,熾熱的陽光照射著大地,地面騰起陣陣的熱氣,使得天氣變得悶熱。




穿著短袖帽T的三和正打算離開卡店,自動門打開的瞬間一陣熱風迎面而來,稀釋了方才室內空調下的涼意。




「奇怪,櫂那家伙居然不在卡店,這種天氣到底去那裏呢,該不會熱到不想出門吧。」




三和不斷用手扇風,好讓自己感到涼快點,但似乎沒有任何用處,只是走在街上幾分鐘,就已經汗流浹背。




「唔……先去公園休息下吧。」




在看到不遠處的公園時,三和閃過了這樣的想法。




跟平常一樣,穿過入口處的欄杆之後,三和徑直走到位於公園某一角落的汽水機。接著,投入硬幣,隨便選了一種飲料,便拿著在飲料出口掉出來的汽水,四處張望,尋找那裏有可以坐下來的地方。




「咦,那個不是……」




映入三和眼簾的是樹蔭下一隻奶白色的貓咪,那隻貓咪窩成一團,壓在了一名男子的身上。那名男子正躺在長椅上睡覺。不過,三和很快憑著那髮色、衣著認出了那個人是誰。




「原來跑到這裏睡午覺……」




三和小聲嘀咕著,然後攝手攝腳地走到了長椅旁,試圖不要發出任何聲響,吵醒長椅上的人。雖然貓咪首先察覺到他的靠近,但卻沒有逃開。三和在心裏默默道謝過後,就拍了拍圍著草地的水泥石上的灰塵,坐在上面。因為離長椅不遠的緣故,所以三和剛好可以觀察到身旁熟睡的人。然而,眼中的人正緊閉隻眼,臉上表情也是一如既往「僵硬」。




「這家伙,居然連睡覺也是板著一張臉……」三和不自覺地抱怨了一把。




不過,像這樣熟睡、毫無防備的樣子,還真是少見呢。換著以前,沒走近兩三步,就馬上醒來吧。




看著眼前的親友在遇上愛知之後,一點點改變的樣子,三和的臉上就不自覺泛起一抹微笑。




正當三和小心翼翼想把汽水罐拉環拉開時,身邊傳來一把聲音。




「三和,你在這做什麼?」




遵從聲音方向轉過頭的三和,正好碰上櫂猶惑的目光。




「嘛,只是剛好路過,想在這裏納涼而己,不過,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櫂呢,我吵醒你了?」




三和晃了晃手中的汽水,解釋道。




「沒有……」伴隨著回答,櫂快速掃視了三和一眼。




「坐上來。」




「誒!?這樣不太好吧,在眾目睽睽之下,膝枕什麼的!?」




三和連忙擺手,嘗試阻止腦海裏的畫面成型。




「你到底在說什麼?」




就在三和陷入慌亂時,櫂已經翹起腿,讓出了夠一個人坐的空位。




「啊,不不,什麼也沒有。」三和連忙搖頭。




「不過,櫂你不是很怕髒嗎?我剛剛可是坐在地上。」




「……你不坐就算了。」櫂皺起了眉頭。




「好,我明白了~謝謝啦,櫂。」說完,三和坐在長椅上,不過還是和櫂保持一點的距離。




「哼。」




身旁的人傳來沉聲的回應後,再次閉上眼睛,而他身上的白貓並沒有因為剛才的騷動逃走,仍然慵惰地睡覺。




一定是天氣太熱的緣故,才會有那些奇怪的想像。




三和決定把一切的錯都推在今天的天氣上。




為了轉換心情,三和喝了一口手中的汽水,冰涼的感覺流淌全身,心境也隨即平靜下來。




不過……經過方才的吵鬧,周圍像是突然沉靜下來,只剩下蟬聲,以及小孩的玩耍的聲音。




一陣涼風吹過,彿過了大樹的葉子,沙沙作響。斑驳的樹蔭之下,三和感受到一絲的愜意。




此刻,他好像明白櫂為什麼這麼喜歡這個地方。




偶爾也像這樣也不錯吧?和櫂一起靜靜地度過這樣時光。




「三和,等等來對戰。」




「是~是~我知道了。」




***




歡迎回來




時間:四期後








在一個愜意的下午,和煦的陽光透過玻璃窗,四處灑落在卡店內。




因為還沒到學校放學的時段,所以店內空無一人,只有店員獨自座在收銀台前,翻閱著手中的書本。




似乎受到了温暖的陽光影響,勾起了他的睡意,黃色的髮梢因打瞌睡而微微晃動。在睡意矇矓之際,卡店的自動門突然打開。




「歡迎光...」未等客人進門,店員習以為常說出了招呼的話語,但當客人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時,驚訝的情緒讓他一時呆愣住,就在口邊的說話也說不出來,但隨即他露出了微笑。




「歡迎回來。」




「啊啊,我回來了。」








***




最後




注意:以下內容涉及龍帝櫂、封龍三和的設定,無法接受者請跳過。








圪登,圪登。




腳步聲在空盪的樓梯間迴盪。樓梯往下的地方深不見底,幾乎沒有任何光線能到達。在這深沉的黑暗中,點燃起了一點火光。那點的光亮來源於那位來訪者自身。他的身影遂被焰火照亮——穿戴著深紅的鎧甲,有著鋒利的爪牙,還有背上長著的一對巨翼。這些都透射出了他那桀驁不馴的氣勢。




這個人正是這個龍帝國的帝王。擁有著讓誰也為之顫抖的壓倒性力量,作為帝國當之無愧的最強。




「誒啊~會是誰呢?」




似乎是察覺到動靜,位於最底處的「龍」開始說起話來。說話的聲音劃破了除了單調的腳步聲外謐靜的空間。




然而那位皇帝沒有回答,仍然朝樓梯深處移動。




不久,腳步止住在龐大的囚籠前。籠外被大量的鎖鍊所圍繞,還貼滿了一張張寫著不知明咒文的紙條。而籠裏則是囚禁了犯下了嚴重罪行的「龍」。




「龍」依偎在籠的一角,纖細的身軀上纏繞了用作封印的符紙。稍微移動了戴在脖子上厚重的枷鎖後,他便翹起腿側身看了看籠外的人。




「這還真是相當稀有的客人啊~」他撇起了嘴角,接著說。




「好久不見了,櫂。」




「身為封龍的你,已經沒有資格直呼我的名字,三和。」說話的語氣裏不帶有一點感情。被用「櫂」這個親暱的稱呼喊住後,更不禁厭惡地蹙起眉心。




「還真是冷漠啊,還是小時候可愛一點。說吧,有什麼事?我想尊貴的龍帝國帝王是不會無緣無故來找一個階下囚吧。」名為三和的「龍」瞇起雙眼,嘴角依舊上揚。




「是關於侵略者的事。」櫂開始詳細地說著事情的緣由。




「所以,我可以暫時離開這裏的意思?」




「嗯,作為交換你必須為帝國貢獻你的力量。」




「好啊。」三和沒任何的遲疑,便答應下來。




「感謝你肯再次為帝國貢獻力量。」語畢,櫂沒打算作過多的停留,就轉身離開。




「吶,」在櫂沒走幾步後,身後的三和開口了,像是自語自言般說道。




「我們已經沒辦法回到那時了吧。」




「是。」




堅定無比的回答,印證了事實的無奈。




曾經羈絆無比深厚的兩個人,如今已經走上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我也這麼覺得。」




「龍」隨即輕笑一聲,不再說話。




今天這一別,大概再也沒有機會再見面了。




牠這樣想著。




***




     首先很感謝你看到這裏。在考完大學入學試後,總算是有多一點的時間來寫文了。目前在坑的兩篇文我會花時間繼續補上的,以及最近又有了新的構想,希望能在某一天能呈現給大家看。最後,謝謝你們一直的支持,金魚才能堅持下去。

三和櫂相性100(51)問

櫂:為什麼要做這種問卷……

 

三和:嘛嘛~不是很有趣嗎?填一下也沒關係啦。嗯?不麻煩啊,反正現在也閒著。

 

***

 

1 請問您的名字?

 

三和:我的名字是三和泰志,然後那家伙是

 

櫂:櫂俊樹。

 

2 年齡是?

 

三和:我們兩個是同年,所以都是21歲。只是櫂比我大幾個月。

 

3 性別是?

 

櫂:無聊。

 

三和:別這樣嘛,櫂。我們都是男生。

 

4 請問您的性格是怎樣的?

 

三和:應該是外向,開朗吧。

 

櫂:……

 

三和:櫂,這題可是要你自己答喔~

 

櫂:……比較安靜。

 

5 對方的性格?

 

三和:外冷內熱,雖然看起來很冷酷,但實際上有熱情和溫柔的一面。

 

櫂:開朗,溫柔,為人著想,特別是朋友。

 

三和:(偷笑)

 

櫂:怎麼?

 

三和:沒事,能聽到櫂這樣說,有點開心。

 

6 兩個人是什麼時候相遇的?在哪裡?

 

櫂:小時候,不太清楚。

 

三和:小學的時候班上認識的,所以地點應該是學校。

 

7 對對方的第一印象?

 

三和:人群的中心,萬人迷,天才。櫂,別用這種的眼神看著我嘛,小時候我真的是這樣想的。不過,說實在這家伙從小到大都很受女生歡迎呢。

 

櫂:活潑,很好相處。

 

8 喜歡對方哪一點呢?

 

三和:不易被察覺、無意間表露的溫柔。

 

櫂:無微不至的體貼。

 

9 討厭對方哪一點?

 

三和:其實沒有特別討厭的地方,就是有時他遇到一些令他困擾的事,他不會主動說,太倔強了。

 

櫂:(思考了一下)沒有。

 

10 您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麼?

 

三和:很好~

 

櫂:還好。

 

11 您怎麼稱呼對方?

 

三和:櫂。

 

櫂:三和。

 

12 您希望怎樣被對方稱呼?

 

三和:雖然有時候希望他叫我泰志,不過想想他可能不習慣,就算了。

 

櫂:沒有特別的希望,反而希望他不要用奇怪的稱呼叫我。

 

三和:我不會啦,之前那些都是開玩笑的性質。

 

櫂:總之跟平常一樣稱呼。

 

13 如果以動物來做比喻,您覺得對方是?

 

三和:櫂的話,應該是貓咪。同樣外表看起來冷漠,獨來獨往,但又會有笨拙,可愛的一面。

 

櫂:可愛是多餘的。

 

三和:是嗎~?櫂真的蠻可愛嘛。(感受到不悅的目光)好了,好了,我知道啦。那櫂呢,覺得我是什麼動物?

 

櫂:唔……

 

三和:櫂猶疑不決的樣子真是少見,有這麼難嗎?

 

櫂:可以說一個以上?嗯,就是狗和狐狸。

 

三和:為什麼?

 

櫂:不知道,感覺上是。

 

14 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您會送?

 

三和:禮物啊……很難想呢……會送比較特別和能派上用場的東西,像是自製的肥皂。

 

櫂:如果是生日禮物,大多數都是親手做蛋糕。(三和在旁邊點頭。)

 

三和:櫂做的蛋糕真的超讚的,比外面買的好吃百倍,一不小心就會吃太多。

 

櫂:然後體重增加。

 

三和:雖然很想反駁,但是……

 

櫂:是事實。

 

三和:沒錯……

 

15 那麼您自己想要什麼禮物呢?

 

三和:目前沒什麼特別想要,不過,櫂送我的都會很喜歡。

 

櫂:日本的食材,因為待在歐洲久了,偶爾會想吃到日本的料理。

 

三和:果然只寄調味料是不能滿足櫂對料理的追求嗎?……

 

16 對對方有哪裡不滿麼?一般是什麼事情?

 

三和:討厭那題有提到,還有就是有時他話真的太少了,這樣很容易讓人誤解他。

 

櫂:有時候太過吵鬧。

 

三和:但實際上偶爾還是蠻開心吧?

 

櫂:哼。

 

17 您的毛病是?

 

三和:我倒是沒什麼自覺,之前被美咲說過太為朋友著想,可能真的是這樣吧。

 

櫂:沒有。

 

18 對方的毛病是?

 

三和:咳,櫂的毛病就是在某些事上會太過執著,一定要洗完澡才能躺床。

 

櫂:那是我的堅持,不是毛病,而且你不是幾乎都不聽我講。三和他的毛病就是不聽人說話,固執。

 

三和:什麼嘛!?這是剛剛才決定的吧!

 

櫂:哼(上揚的聲調)

 

19對方做什麼樣的事情會讓您不快?

 

三和:什麼事也不跟我說,都想著自己一個人承受。

 

櫂:偶爾會做出不理智的行為,不顧自身的安全。

 

20 您做的什麼事情會讓對方不快?

 

三和:好像蠻多的,櫂對蠻多方面都挺敏感。有次因為熬夜的緣故,上課打瞌睡也被稍微訓話了,但之後還是借了筆記給我抄。

 

櫂:很多,只是他都拿我沒辦法或是用婉轉的方法說。除了情緒太激動的時候。

 

三和:原來櫂聽得出來?

 

櫂:我還沒有遲頓到那種程度。

 

21 你們的關係到達何種程度了?

 

三和:算是戀人吧。

 

22 兩個人初次約會是在哪裡?

 

三和:正式來說是去商店街和百貨公司那次?

 

櫂:嗯。

 

23 那時候倆人的氣氛怎樣?

 

三和:跟平常一樣。

 

24 那時進展到何種程度?

 

三和:牽了一下手。

 

25 經常去的約會地點?

 

櫂:卡店。

 

三和:卡店不算啦。

 

櫂:超市。

 

三和:這個勉強算,不過通常都是去商店街逛逛。

 

26 您會為對方的生日做什麼樣的準備?

 

三和:可以的話會辦一個生日派對。

 

櫂:蛋糕還有生日派對。

 

三和:說來我上次生日那天辦的生日派對就是櫂提議和籌備,聽到的時候要感動到哭了。

 

櫂:有這麼誇張?

 

三和:當然,看見你有這樣的成長,我是由衷地感到高興。

 

櫂:三和……我又不是小孩子。

 

三和:難說~

 

櫂:別趁機摸我的頭。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三和:是我。那時緊張得要命,很怕我們的感情就因為這樣而回不過去那様。我想那一次可能是我做過最不理智的事。

 

櫂:他說出來的時候,我很驚訝。雖然我對那種關係並沒有特別反感,但是實在是太突然,還是花了點時間考慮。

 

28 您有多喜歡對方?

 

三和:超喜歡!

 

櫂:喜歡。

 

29 那麼,您愛對方麼?

 

三和:愛。

 

櫂:喜歡。

 

三和:誒?

 

櫂:……愛。

 

30 對方說什麼會讓你覺得沒轍?

 

三和:只要不是一個人亂來,他的話我幾乎都沒轍。

 

櫂:態度強硬的時候。

 

31 如果覺得對方有變心的嫌疑,你會怎麼做?

 

三和:大概會好好坐下來談一談。

 

櫂:嗯。

 

32 可以原諒對方變心麼?

 

三和:如果是櫂選擇的話.....唔,我不知道啊……大概會原諒。

 

櫂:他不會變心。我相信三和。

 

三和:櫂!

 

33 如果約會時對方遲到一小時以上怎辦?

 

三和:直接到他家接他。

 

櫂:做好被默示錄之炎燃燒殆盡的準備。

 

三和:沒錯。(點頭)

 

34 你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

 

三和:眼睛,他最容易表露情緒的地方,而且很漂亮。

 

櫂:眼睛,從那裏可以看出很多東西。

 

35 對方性感的表情?

 

三和:不經意間的微笑,還有打牌認真過頭的表情。

 

櫂:發自內心,開心地笑著的表情。

 

36 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最讓你覺得心跳加速的時候?

 

三和:我的話,大概是無意間有肢體接觸的時候。

 

櫂:沒有特定的時候,是某一瞬間的事。

 

38 做什麼事情的時候覺得最幸福?

 

三和:漫無目的地散步,聊天。

 

櫂:對戰。

 

三和:這個vg笨蛋。(小聲)

 

櫂:你說什麼?

 

三和:什麼也沒有~

 

39 曾經吵架麼?

 

三和:有。

 

40 都是些什麼吵架呢?

 

三和:都是因為小事而吵架,有時彼此會誤解了對方的意思。

 

櫂:著緊對方。

 

三和:也是,因為太過著緊而忽略了對方的感受。總之,吵架原因也不過乎這些了。

 

41 之後如何和好?

 

三和:通常是冷戰期間其中一方想通之後,主動找對方。

 

櫂:不知不覺就和好了。

 

三和:因為通常都是我主動找櫂。

 

42 轉世後還希望做戀人麼?

 

三和:當然希望。不過更希望的是無論身分如何,要是能夠有緣再相遇就好了。

 

櫂:希望,不論什麼身份,也想和這家伙在一起。

 

43 什麼時候會覺得自己被愛著?

 

三和:和櫂在一起的時候。

 

櫂:跟三和一起的時候。

 

44 您的愛情表現方式是?

 

三和:會優先考慮他的事。

 

櫂:行動。

 

45 什麼時候會讓您覺得“已經不愛我了”?

 

三和:我覺得不會有這種時候,櫂呢?

 

櫂:現在不會。

 

46 您覺得與對方相配的花是?

 

櫂:向日葵,有著與太陽般明朗和溫暖相同之處。

 

三和:以前都沒怎麼想過這個問題,要是從我的認知裏選的話,大概是梅花。梅花在寒冬裏仍能綻放的堅強和櫂的性格蠻相襯的。

 

47 倆人之間有互相隱瞞的事情麼?

 

三和:正常也會有吧(看了櫂一眼),不過我相信有些事他會在適當的時候告訴我。

 

櫂:有,但這並不影響我們的關係。

 

48 您的自卑感來自?

 

櫂:自卑感?

 

三和:在面對困難情境時,由無力感與無助感交織而成的一種無法達成目標,對自己的失望心理。唔……原來是這樣的意思。

 

櫂:……

 

三和:(把手搭到櫂的手上)沒關係,這題我先回答吧。之前我也會有這樣的自卑感,特別是那件事發生的時候,我並沒有能力保護好他。儘管最後他被愛知所拯救,但是我在為此感到開心的同時,也有絲毫的自卑感。果然我只能默默在他身後看著他,陪伴他……

 

櫂:但正因為人不可能十全十美,任何人都有不足之處,所以人才需要互相扶持。這是三和你對我說過的話。

 

三和:櫂……是啊,連我自己也忘記了我想櫂明白的事。

 

櫂:三和厲害的地方並不是牌技…….要是沒有三和的話,大概也沒有現在的我。

 

三和:謝謝你,櫂啊啊啊!

 

櫂:別突然抱著我……現在輪到我說了,我的自卑感來自於自身的軟弱,因為追不上原來競敵力量所以才會有那一連串事件發生。不過,也是多虧了這件事,我才有很多的感悟。

 

49 倆人的關係是公開還是秘密的?

 

三和:半公開半秘密吧,朋友們幾乎都知道了。

 

櫂:等一切都穩定下來就會找機會跟三和那邊的家人說。

 

50 您覺得與對方的愛是否能維持永久?

 

三和:能。

 

櫂:嗯。

 

100 請對戀人說一句話。

 

三和:櫂,今後也要多多指教囉。記得有什麼事也要好好說出來。

 

櫂:至今都蒙受你的照顧,之後也會毫不客氣地麻煩你。

 

三和:當然!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

 

***

 

三和:喲西,終於填完啦,沒想到花的時間這麼長。櫂也累了?

 

櫂:為什麼問題直接從50跳到100?

 

三和:不知道呢,你還想填嗎?明明剛開始還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櫂:不是……

 

三和:咦?還有禮物送?謝啦,你也辛苦了。再見~櫂也跟人道別一下吧。

 

櫂:再見。

 

三和:是Pocky啊,下午的點心有著落了,櫂也辛苦了。(輕拍櫂的背)

 

櫂:啊啊。

 

三和:然後這是慰勞~(嘴裏叼著Pocky)

 

櫂:……(遲疑一下,湊了上去)

 

三和:啊,櫂剛剛是害羞了吧?

 

櫂:才沒有,這只是你的妄想。

 

***

 

後記:

 

花了比想像更多的時間來填這個,明明只是一時興起。因為看到一些CP有填類似100問,所以也想說自己喜歡的CP怎麼可能沒有,然後帶著這樣的心情提起決心寫下。希望有表達到三和櫂之間相處的自然感和可貴之處。最後謝謝你肯花時間觀看,願能讓你嘴角微微上揚。

 

至於中間缺失的49題,有機會再填吧。(笑)



[三和櫂]鏡花水月

CP:三和櫂

時期:三期後

***

黃昏,櫂和三和一如既往的相約回家。在夕陽映照下,到處都涂上了一層淡淡的金黄色,在地面上投下了兩個長長的影子。一路上,櫂一句話也沒說。因為陽光的關係,三和沒有辦法看清櫂的臉。是心情不好嗎?走在旁邊的三和揣測著,不知為什麼,總有種說不出奇怪的感覺。正當三和想開口詢問時,走在前面的櫂,突然停下腳步。

「櫂?怎麼了?」三和隨即停下來。

「三和,你,也能夠分清虛實嗎?」說完,櫂繼續向前走。

「什麼意思?等等!櫂!」三和正想追上去,才發現身體無法動彈,腳像是被釘子牢牢釘在地面。

前方的路突然被黑暗籠罩,但櫂仍然繼續向前走,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櫂!」三和叫喊著櫂的名字,試圖讓櫂停下來。無奈三和的聲音無法傳到櫂那裏去,櫂的步伐絲毫沒有減慢。三和不顧喉嚨的劇痛,仍然不放棄地喊著。

有種不好的預感,如果現在不阻止櫂向前走的話,或許以後永遠也不會再見到了。只有一點點也好,想要把聲音傳到櫂耳裏。停下來啊!

最後,櫂的身影逐消逝於黑影中,只留下聲嘶力竭的三和,無力地跪坐在地,喉嚨像是被火灼燒過般的疼痛,血腥味充斥着口腔,已經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為什麼又要獨自一人......

***

急劇而強烈的情緒使三和睜開了眼,從床上坐了起來,口還喘著氣,溫熱的液體濡濕了臉龐。縱然從夢裏醒來,但是那時的情緒還殘存在三和心裏,久久無法平復。還未待紊亂的呼吸平穩下來,三和就匆忙拿起了放在床邊的手機,撥打起櫂的電話號碼。

「嘟...嘟...」的聲音從手機傳出。時間一秒一秒過去,三和第一次覺得時間過得如此漫長,現在的他只想要快點快點聽見那個人的聲音。夢裏的真實感,讓自己這般在意。

「你撥打的號碼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候重試。」

「什麼...真是的,偏偏這個時候才找不到人。」三和咬咬牙,不服氣再重新輸入號碼,就這樣重複了好幾遍,但得到的依舊是同樣的答覆。雖然心裏多少有些不安,但最後三和還是放下了手機,準備動身出門找櫂。

不一會兒,三和匆忙地走進卡店,先是和店長打了聲招呼,然後便把注意力放回店裏。今天卡店異常熱鬧,好幾張桌子已經圍滿了人,到處都是嘻笑聲、談話聲。三和在人群中來回踱步,仔細尋找著櫂的身影,但是都一無所穫。不過,三和卻在卡店角落看到熟悉的身影。

「愛知!」三和向藍髮男子打了招呼後,就走到他的面前坐下。

「啊!是三和君啊。」愛知愣了半響,才露出笑容向三和打招呼。

「愛知,你有看到櫂嗎?」

「櫂?...這個名字我沒聽過,不認識。」愛知困惑地看著三和。

「櫂俊樹啊!愛知,就是給你狂風劍士的人。」三和驚訝地看著愛知,但愛知的樣子不像是裝出來。

愛知從卡組找出了一張狂風劍士的卡,放在桌上。「的確是有給人我狂風劍士,但是給我的人是......」愛知停住了。一瞬間,突然想不起來是誰給予了自己勇氣,教會了自己玩先導者,改變了自己的人。

但思緒沒有像斷線的風箏完全失去方向,反而很快接上一段清晰的記憶。

「三和君啊。」愛知笑著說。

「你說什麼?」三和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話。

「三和君不僅打牌很厲害,而且又開朗,很容易跟別人打成一片。我一直都渴望着可以跟這樣的三和君戰鬥呢。如果不是三和君給予我力量的話,我現在也沒辦法結識這麼多朋友。」愛知看著狂風劍士,微笑著。

「給愛知卡的明明是櫂,為什麼會變成我,還有為什麼會說出不認識櫂這種話,但愛知的樣子並沒有說謊......難道說......」突然,三和腦中掠過一個最壞的可能性。

「三和君?」愛知看三和不說話,便問。

「啊,抱歉,愛知,我突然想起有急事處理,先走了。」三和站起來,走沒兩步,轉過頭對愛知說:「愛知,給你卡的不是我,是櫂俊樹那個家伙。」說完,三和便匆忙離開了卡店。

「櫂俊樹?」愛知再次唸起這個名字,奇怪的是,這次卻有種遺憾的感覺,總覺得有些事自己沒有完成。

三和離開卡店之後,相繼去了後江高中、公園、一切櫂有可能出現的地方,但依舊沒有櫂的蹤影,甚至是痕跡。不管詢問了誰關於櫂的事,所有人的回答幾乎都是如出一轍——不知道。

要是把這種種的跡象拼湊起來,得出的結論,毫無疑問,就是櫂從這個世上消失了,彷彿從未存在過,也是三和所想的,最壞的可能性。

不知不覺間,時間來到了傍晚。三和發現自己無意中來到了櫂的家門前。三和先是按了按門鈴,不過,屋內沒有一點動靜。過了一會,才記起自己為了以防萬一臨出門前特意帶上了櫂交給自己的備用鑰匙。三和從口袋裏拿出鑰匙打開門,要是平常這樣做的話,肯定會被櫂責罵一頓,但是。

「果然。」

空盪的屋子裏,什麼都沒有,四面都是乳白色牆壁。只有在正對着門的牆上,有一扇拉上窗簾的窗。簾子在風的吹拂下,飛舞著。帶給人一種悵然的感覺。

三和輕輕帶上了門。然而在門關上的瞬間,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乾,背靠著門板,癱坐在地。此刻,三和感到無比疲憊。好想睡一覺,然後,醒來就能看見那個家伙生氣的臉,嚷著為什麼沒先知會一聲就跑來自己家睡覺。

做着這樣不切實際的想像。

沒想到自己在知道那家伙消失後能夠如此冷靜,這種事好像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但是,明明沒有像這次毫無徵兆消失這麼徹底,就連同曾存在過的痕跡也被抹消掉。

看着眼前凄寂景象,三和不自覺回憶起過往在這裏發生過的種種,不論是開心、難過,或是平平無奇,微小的事。都是些溫暖而值得珍重的記憶。

大概,能夠保持冷靜是自己壓根沒有接受櫂消失這件事,儘管現在所聽見,所看見正和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馳。

三和突然意識到這不是單憑自己的信念就能改變現況,況且,櫂消失的原因,到現在也是一點線索也沒有。三和下意識握緊了手,才發現剛剛的鑰匙一直躺着自己手裏。

「等等。鑰匙是櫂給我的東西,為什麼沒有消失,還有這個地方......」

三和站了起來,扶著牆在屋裏走動。驀地,一張卡片從口袋滑落,三和連忙彎腰把它拾起來。卡面印著的單位——正在揮舞著爪牙,身邊纏繞着孤獨的火焰,「The -rebirth」的字樣,勾起了沉睡在記憶裏,一幅幅怵目驚心的畫面在三和眼前滑過。那些畫面跟夢境裏櫂說過的話逐漸串聯起來。

「三和,你,也能夠分清虛實嗎?」

「虛實......嗎?」三和默念著這個詞,再看看手中的卡片。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

***

待續。


被遺忘的溫柔 1 (2016/9/11更新 )

CP:三和櫂/櫂三和

時期:不明

不知道時間已經過了多久呢。

三和獨自一人站在房間窗前,眺望著繁星閃爍的夜空,晚風輕輕撥亂了三和柔軟的髮絲,在月光映照下,使他的臉略顯蒼白。

自從有意識開始以來,三和就一直待在這個地方。

這個房間說不上特別,小巧的空間裏整齊地放置各種家具,在旁人看來是如此樸素,卻帶給三和一種安全感。

特別是房間的書桌上放著一副被薄塵覆蓋的卡組,這些卡牌屬於一款名為先導者的遊戲。

三和轉身走到桌前,用手輕撫表面的卡。

「陽炎」

是這些卡牌所屬勢力的名字。

每當三和的手碰到卡時,總會有一股暖流湧入身體,就像被煦暖的陽光簇擁著,所有不好的情緒都能夠一掃而空。

對於自己開始玩先導者到不再玩的原因,三和已經想不起來,記憶像是被人抹去似的,留下一片又一片的空白,想要記起卻怎麼也記不起來。

不知不覺間,卡組回復原來的溫度,曾在身體裏流淌的暖流亦在此刻消散,周遭的空氣開始變得冰冷起來。

和卡組一併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驅走了寂靜,來電顯示是陌生的號碼。

「這麼晚了,是誰呢?」三和拿起了手機,不加思索按下了按聽的按鈕。

「喂?我是三和泰志。」

「三和?」對面傳來了一把微弱的聲音,語氣中略帶點驚訝。

那把熟悉聲音讓三和不禁喊出那個字,

「櫂?......」

但這個回答,讓對方陷入了沉默。

片刻沉默後,那個人用堅定的語氣給出了回應。                          

「抱歉,我打錯了。」

「嘟嘟.....」來電掛斷了。

「那個人到底是......」

剛才的來電讓三和十分在意,特別是自己為何會在聽到那個人的聲音後,會說出「櫂」這個字。

三和拼命從腦中翻找著關於這個人的線索,但總有著什麼東西阻撓著自己,無法記起,關於那個人的事。

經過一番的努力,最後得出的答案是:

那個人對自己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存在。

三和第一次産生了「想要知道更多」這樣強烈的想法,想要追尋關於自己過往的一切。

那個人說不定知道什麼。

三和拿起了桌上的卡組,抬起步伐離開了這個房間,依照着身體的記憶,向那個人所居住的地方邁去。

***

電話另一頭的人正側躺在床上,修長的手正緊緊握著手機,眼晴注視著手機螢幕上的號碼。

奶茶般顏色的頭髮,白皙的臉龐上,墨綠色雙眸裏正透出一絲的懊惱。

儘管他的表情看似十分平靜,但緊皺的眉頭正表達他此刻複雜的情緒。

愣了半響後,他緊握的手放鬆下來,手機亦從他的手中滑落到床上。

原本只是因為偶然的思念,而撥打起再沒有人接聽起的電話。

正想着來電會理所當然地接駁到語音信箱後,耳邊所響起那把充滿朝氣聲音,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但沒想到來電會被接通,而且還是那個離開已久的人。

那把聲音勾起了沉澱在腦海深處那些情景,還有日積月累的思念,種種的感情交織在一起,使大腦無法思考。

結果最後只是硬生生咽下所有情緒,留下一句「抱歉,我打錯了。」便匆匆掛斷了電話。

想到這裏,那人用手摀住了額頭,深深呼吸了一下,試圖令自己鎮靜下來。

眼睛的餘光睨視著靜靜躺在床上的手機,思考著是否要打回去。

突然,響起的門鈴聲把他的思路打斷了。

「請稍等一下。」他先對着門的方向喊了一聲,接着他穿上擱置在床邊的拖鞋,披上了一件黑色的夾克外套,走到門前,伸手轉動門柄。

門緩緩打開,門外佇立的身影隨即映入眼簾,驚訝使他不禁屏住了呼吸,口中無法發出任何的聲音,只能呆站在原地。

黃色的髮絲在晚風中搖曳,一如既往穿着校服外套,但是跟那時一樣蒼白的膚色,銀色的瞳孔裏失去了一絲光彩,曾經最愛上揚的嘴角失去了弧度。

即使是這樣,這個身影確實屬於電話裏,聲音的主人

——三和泰志。

霎時,圍繞在兩人身邊流動的空氣變得寂涼,但他們只是僅僅互相對視著,說都沒有開口。

最後,門外的人抿了抿唇後,像是鼓起了勇氣,緩緩開口。客氣的語氣,讓櫂不禁蹙起眉心。

「櫂俊樹先生,請告訴我,關於我的事。」

***

三和注視櫂的臉龐,靜靜等待着他的答覆。在來到這裏的路上,雖然想起了不少關於過往瑣碎的片段,但當中並卻沒有任何關於「櫂」的事。

「櫂俊樹」這個名字也是在看到眼前的人後,才浮現在腦海裏。

「為什麼想不起來,應該是很重要的事。」

正當三和想得入神時,突然被眼前的人擁入懷中。環抱著自己的手臂力量並不大,只要稍稍用力就能掙脫。

但是,沒辦法推開。

不,應該是不想推開。

三和任憑這個名為櫂的人這樣抱著自己,距離近得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體温,甚至心跳。

那是跟「陽炎」一樣,讓人感到温暖的温度。但是......

下一秒,一股温熱的液體從三和的眼眶裏湧出,沿着臉龐簌簌滑落。

奇怪......為什麼......眼淚會......

那份温暖似乎觸動什麼開關,一種難以言喻的苦澀,逐漸在胸口蔓延,連呼吸也開始變得難受。

「三和。」

他的聲音變得有些沙啞,仿佛哭過一般。

「真的是你嗎......」越說到最後,説話的聲音也越小,環繞著三和身體的力氣一下子減弱了很多。

櫂的語氣像是要小心確定擁中的人是否存在,害怕他會在自己面前突然消失。

三和頓時感到的是一陣刺痛,然而當想開口說點什麼時,就想到現在自己忘記很多事情,包括他也是一樣。

「是」這個回答在喉嚨止住。

如果說出口的話,這個人一定會安心點的,但是不想因為這樣給予有着不穩定因素的回答。

或許,現在的自己早已不是他所認識的人。

最後三和還是選擇了沉默,接著輕輕舉起垂著的手,抱緊了面前的人。

儘管現在難受的感覺依然存在,也沒要消失的跡象,但三和仍在心裏默默地祈禱著,希望時間可以停留在這一刻。


因為想這樣一直擁抱著他。

拜託了。


***

就這樣維持了一段時間,是櫂先鬆開了手。三和看櫂鬆了手後,接着也放下了手。

「抱歉,剛剛的事。先進來再說。」

櫂往牆邊靠攏,讓出了足夠一個人通過的空間。臉上的表情跟剛剛見面時一樣,沒什麼區別。彷彿方才的異樣也只是一時的錯覺。

「啊......好......」

三和刻意低下頭,快步從櫂的身邊經過,以掩飾剛才因為流淚而發紅的眼眶。

「隨便坐。」

說完,櫂徑直走進廚房,翻找著儲物櫃。

三和很自然地盤腿坐在茶幾桌旁。在等待的期間,三和不斷四處張望。雖然這是他第一次來這裏,卻沒有感到一點的陌生,反而覺得自己對這間房子瞭如指掌的程度,絕對不遜於之前待的地方。即使閉上眼在屋裏來回走動,大概也不會出什麼問題。倒是屋裏意料之外整潔,乍看之下沒有一點的灰塵 ,連物件擺放也是有條不紊 。

不過,按照屋的大小,還有家具的數量來看......櫂先生似乎是一個人住的。

雖然不知道是因為發生了什麼事,但毋庸置疑的是一個人生活是件辛苦的事。

三和隔著廚房流理台窺視著櫂的背影,從那個背影裏三和清楚體會到那份不可置疑的堅強、強大。同時,心裏有個疑問產生。可能這種擔心很多餘,但是他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嗎?

沒過多久,一股馥郁的紅茶香味從廚房飄出,一下子充滿了整間屋裏,微微打斷了三和的思路。接着,櫂手裏拿着兩杯紅茶從廚房走出來,然後把其中一杯遞給了三和。三和輕輕接過杯子,先是抿了一口茶。順滑的口感,還有香醇的味道伴隨着糖香,在口腔擴散。不管是溫度和甜度,都是恰到好處。

「很好喝。」

三和感到一絲愜意,身體亦因此變得暖和。

「只要掌握好泡紅茶有三個重點:水質與水溫、投茶量、沖泡時間,就可以泡出好喝的紅茶......」

櫂開始自顧說著自己泡茶的心得。在三和的眼裏看來,櫂臉上的表情變得柔和許多。

「這樣啊。櫂先生對方面很有研究了。」三和看着手中的紅茶。如白霧般的水蒸氣從茶面透出,徐徐向上飄,消散在空氣之中。深紅色茶面上卻沒有任何人的倒影。

「其實不用加上先生這麼拘謹,叫我櫂就好。」倚靠牆邊的櫂不禁皺了皺眉。

「好的!?櫂先......不,櫂。」三和有些慌張地回答。

「你想知道什麼?關於你的事。」櫂提起了三和之前的請求。

「我知道的,會儘量說。」

「我想知道的事......」

三和輕輕閉上眼,回憶起至今所看見的所有,然後再次睜開雙眸。

「我是個怎樣的人。」

「因為我所想起的事很零碎、很陌生。與其說那些是屬於我的記憶,我覺得更像是某部幻燈片在我的腦裏斷斷續續播放著。而我不是當中的主角,只是在一旁觀看的觀眾罷了,並沒有那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說到這裏,三和緩緩斂下眼眸。灰色的瞳孔裏多了一份迷茫。

「雖然是這樣說,但在我看來這些片段都是很好的回憶呢。」

「很好嗎......」櫂若有所思般嘀咕著。

「嗯。」

「對於我來說......三和是個很好的人,不管對任何人都很溫柔,而且很懂得為人著想。」

「是這樣啊......不過,我完全沒有這樣的感覺。」三和無奈地苦笑。

「那,還有什麼想知道?」

「唔,是有個一直蠻在意的問題。」

「就是我和你的關係。」

「......」

三和沒注意到櫂表情的變化,繼續說下去。

「因為在第一次接觸到你的時候,有種說不清特別的感覺。很奇怪吧,明明是初次見面,但是潛意識裏總覺得是認識了很久,即使沒有相關的記憶。」

「......」

「櫂?」

只見櫂良久也沒有回答,三和才發現櫂有些不對勁。

「抱歉。很晚了,先休息,你應該也累了。你就睡那裏。」

櫂指了指床,臉色也暗沉下來。

「櫂,怎麼了?是不是我說了什麼不對的話?」三和緊張地問。

在慌亂的心境下,三和無法分析出櫂現在是怎樣的心情,只怕是自己在話語間無意戳到他的痛處。

「與你無關。」

櫂冷冰冰的語氣讓三和感到錯諤,整個人停頓在原地。三和沒想到櫂的情緒會有這麼大的起伏。很快,櫂就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失態,臉亦染上了一層愧疚的神色。

「抱歉。我只是想一個人靜靜。」

「我明白了......是今天發生了太多事吧。而且我也累了。晚安。」

三和自作主張替櫂找了原因解釋,令室內的氣氛緩和些許。

「晚安。」

三和向櫂報以微笑後,便乖乖躺到床上,不再作打擾。柔軟的棉被,熟悉而令人安心的氣味讓三和很快閉上雙眼,在迷糊中進入了夢鄉。

***